• 作者:曾今的小孩
  • 积分:69
  • 等级:技术员
  • 2016/5/22 23:08:15
  • 楼主(阅:15834/回:0)事如春梦了无痕

    我第一次看见他的时候,是在电梯里,那是六月份。

    每天我回家的时候,已经是9点钟左右。这个时候,我已经非常累了,我经常对着什么也没有的电梯墙壁发呆,电梯里身边的人,我就是看成了空气,我是累的不想说话了。

    有一天,我回家的时候,电梯门就要关了,我对里面的人说:“等一下!”

    我赶快跑了进去。

    电梯里只有一个人。

    无意中抬头的时候,我第一次看见了他,只是看了他一眼,一瞬间,我的心却不由的狂跳起来。

    他的表情和我平时的一样,那就是面无表情。但是,在这样的面无表情中,他的脸,仍然是有着一种打动我的神采,他的肤色很白,眼神很忧郁的样子,脸型是一种鹅蛋形的,好像舞台上花旦的脸,嘴唇紧闭,看起来好像草莓那样湿润新鲜!头发是短的,但是头顶上的头发好像是有点竖起来的样子,我知道,这肯定是因为他经常戴帽子的缘故。

    我希望他看我一眼。然后我们可以说几句。

    但是,他就是不看我,他好像在沉思,又好像在发呆,我都看他看得那么明显,那么不礼貌了,他还是不理我。

    电梯上升的很慢,但是,我仍然觉得它上升的太快了。

    第十层,他走了。

    我的心,不知为何,突然变得很失落,这种感觉从来没有过。

    从此,每天回家,偶尔会在电梯里看见他,虽然我们仍然没有说话,但是,只要遇见了他,这个晚上,我就会变得莫名的愉快,我回到家以后,到浴室冲凉,我竟然唱起了歌!

    我微笑着对着自己摇头。

    18层的大楼,他总是在十层那里出入,而我在第十二层。

    这种情况持续了两个月,我遇见了他不下二十次。

    我看出来了,他不是不知道我在看他,但是他就是顽固的不想理我。

    我已经不再紧张了,因为我不再期待和他搭讪,和他发生艳遇,在这个社会,我有足够的经验,虽然我只有24岁,但是,我的经历已经让我老练,我不会冒冒失失,自讨没趣。甚至,我现在看见他,我已经很放松,我靠着电梯的墙,抽着烟,不怀好意的把他全身打量,就好像他只是一幅风景,电梯里只有我们两个男人,他就是一幅只供我欣赏的风景。

    我身高182公分,他比我矮了些,不胖不瘦,看起来比较文静,经常穿着一条宽大的米色长裤和一件白色的T恤,这个是什么单位的制服吧?我是喜欢穿一身黑色的,我看起来比较狂躁。我们的腰围都差不多,我甚至胡思乱想,不知道他的体力如何?要是我们打架,谁会赢?

    他是个青年男子,但是,他让我着迷的是,他的身上有一种女孩子的妩媚,这个让我恍惚。

    我和他有两米远的距离,这是电梯里可以保持的最远的距离了,我看着他新鲜湿润的嘴唇,我邪气的想,要是我现在把他抱住,他应该仰起脸,才能吻得到,我的嘴唇。

    但是,他仍然把我看做了空气。

    八月,我到乡下去看一个同学,被他留在那里住了两天。

    我从小生活在城市,我喜欢城市的先进和便利,但是,城市里的人,比起乡下人,是冷漠和虚伪的,乡下人还是比较淳朴和热情。

    我不会长期的住在乡下,因为我的事业在城市。

    偶尔住到乡下,还是可以的。放松心情,也是很不错的。就连空气,都比城市好了很多。

    晚上我睡得很好。

    第二天,我在很早的时候就起来了,是因为鸟鸣声。

    我已经很久没有听见这么多种的鸟鸣了,我的心慢慢的愉悦起来,我不由的起身,循着鸟声,走向屋后的树林。

    走了两三百米,是一条小河,河边有一棵高大的老槐树,这时候,正是槐花开放的季节,满树的花骨朵,散发出非常醉人的香气,我不由的深深吸了一口气,伸了一个懒腰,我浑身轻快,很想跑起来!

    就在这个时候,我看见河边蹲着一个人,戴着大草帽,好像在钓鱼,我就走了过去。

    “在钓鱼啊?”我远远的就向他打招呼,可能这是我同学的乡亲吧?

    听到我的话,他拿下草帽,转过头来。

    啊!原来是他!

    就是电梯里的他!

    我有些意外,不知道是该走过去,还是要转身。

    他微笑了。

    这是我第一次看见他笑。他笑起来就是一个女孩儿那样的秀气,我觉得我的心跳又加快了。

    但是我还是站着没有动。

    他站起来,主动向我伸出手:“你好!很高兴认识你!”

    我伸出手:“彼此彼此。”

    啊!握着他的手,我竟然有受宠若惊的感觉!

    从来没有过的!

    我是何等人,久经情场,难道现在变成了一个雏儿?

    真是好笑!

    我坐在他身边看他钓鱼,我看见他的鱼萝里面空空如也:“还没有鱼上钩啊?”

    “没有鱼不要紧,我只是喜欢坐在这里。”

    “你是姜太公,在等文王,钓的不是鱼,是自己的姿态!宁在直中取,不可曲中求!俗话说有志者不在年高,无谋者空长百岁。当然,你不老…”说完这写话,我有点后悔,我好像很贫嘴?

    他转过头来看我,微微一笑:“你看来很风雅啊!”

    我给他的笑容弄得有点发昏,心里暗暗的想,你才风雅呢,大清早就跑到乡下学太公垂钓!

    我静静的坐了一会,浮子没有一点动静,我忍不住问他:“你钓的不是直钩吧?”

    他这次笑出了声:“不是,当然不是,你真以为我是姜子牙啊?”

    “可是在这里坐了那么久,你不冷吗?你如果真的要鱼,我可以回去叫我的朋友送你两条,他昨天在这河里用网刚捉的,就养在水缸里。”

    “谢谢你。我不是要鱼,今天就是突然想钓鱼,就打车跑到这里来了。坐久了,真的有些寒意呢。”

    “我就住在不远,要不然去喝杯茶,暖暖身子?”

    “好。”

    “走吧。”

    我们一边走一边聊,脚下是金色的落叶,我看着初升的朝阳照在他美丽的脸庞,这个情景让我如梦似幻。

    “你是做什么工作的?”他问我。

    “做点小生意。你呢?”

    “在司法局上班。”

    果然,怪不得他的头发老是竖起来,原来是天天戴着大盖帽。

    “你结婚了吗?”

    “没有,你呢?”

    “也没有,我还小啊。”

    “你几岁了?”我问他。

    “24。”

    “哦,我们一样大啊,你是那个月啊?”

    “11月7号。”

    “比我小了40多天。你该叫我哥了。”

    他看了我一眼,好像有点害羞。我突然激动的不可自抑,我只好转过脸,努力掩饰着,我不想失态。

    “到了吗?”前面就是房子了,他停下来问我。

    “到了,前面那间绿色栏杆的院子就是。”

    “可是,没有带礼物就去打扰人家,不好意思啊。”他说话的样子透着一股纯真,我越来越喜欢他了。

    “家里没有人,我的同学上城去卖鸡了,下午两三点钟才回来。来,进来吧。”我打开了门。

    他走了进来,我在茶机上放在一本书,他拿起来看:“是《梦溪笔谈》,我也有这本书。你喜欢这本书?”

    “谈不上喜欢,就是睡前看看,没有看书,我就睡不着觉。这是个坏习惯吧?”

    “我也是要睡前看书啊!”

    “来!喝茶。你都看什么书?”

    “唐宋传奇,笔记小说,山海经,野史,谈狐说怪,都是有趣的,轻松的,让我产生幻觉,好像我就置身于古老的书斋,美丽的狐仙翩然而至…”他的脸上笼罩在一种梦一样的迷醉,我被深深地吸引。

    “你说的这些,我也喜欢在睡前读。有些书适合在书桌读,有些书适合在车上读,有些书适合在床上读。”

    “对!我也是这么想的。”他笑起来,好像个孩子那么欢喜。

    我的目光看着他,充满了怜爱。

    他也回看我,现在很温馨的样子啊。

    “我好像认识你,真的!”他笑着说。

    “你不知道我们回家坐同一条电梯吗?”我像个白痴似的问了他。

    “这样啊?我怎么不知道?我还以为是在别的地方见过你那!”

    哦!老天!他这么说我真是失望!原来,他还不知道我们已经见面了很多次了!看来,他是真的没有注意过我,我就这么单恋。而且那么久!真是失败!

    我的情绪不好了,他好像看出来,他说:“我经常在电梯里失神,我不喜欢坐电梯,我的一个朋友因为电梯故障死掉了,所以我没有安全感。对不起。”

    他的解释很快就让我释怀了:“没什么,我理解。不过,你别担心,电梯的故障比中彩票还要难碰!”

    我们都笑了。

    “你有女朋友吗?”我问他。

    “有。”他回答,他的回答让我一阵失望,原来他是个直男!

    “不过,我一直搞不清楚,我究竟是喜欢男生还是女生。我好像觉得跟男生在一起我更自在。”他突然说。 “你和男生"交往"过吗?”我故意强调交往这两个字。

    他的脸上浮现了红晕:“是的。”

    他的这俩个字,轻轻的吐出,却使我骤然觉得热血奔腾!

    原来,他是我的同类!我的眼光真是毒辣!我没有看走眼!

    就这样,我们谁都没有说话,好像暧昧的气氛越来越重了。

    我终于忍不住,放下茶杯,慢慢的抱住他,我的嘴寻找着他的,我深深地吻了下去。

    我的头有点晕,他身上的气味是一种青春的气息,完全没有异味,但是,还好像有一种香气,我想深入的品尝它!

    当我和一个人上床的时候,首先他的体味必须让我欣赏,就像康师傅的广告:“对了!就是这个味!”

    好像听说动物也凭气味来辨识他的伴侣?我是不是返祖了?退化了?

    我不知道我在非常混乱的床上,为什么还能腾出时间来乱想,可能我的身体就是个太精致的仪器,以至于精致到我常常不知所措。

    当我的舌头没有意外的让他迷乱的时候,我带着一种深深的怜爱,把他带上了高峰!

    我很想和他说话,可是,我看见他好想睡的样子,我就没有说了,我想,等我们睡醒了,再说话吧。

    我真是很想了解他!

    两个小时的床上运动,让我非常累,我搂着他睡去了。

    我醒来的时候,是因为非常饿,被饿醒了。

    我看了手机,已经是12点多了,我想起了那场刚刚的缠绵……可是他不见了。

    我是不是黄粱一梦了?

    哦,不是梦!

    怀里的体温尚在,唇边的吻痕仍留!

    回到城市以后,我老是在想,什么时候我会再遇见他呢?

    我有时候早一点回家,有时候晚一点回家,甚至中午我也回一下家,我不断调整着回家的时间,可是,他杳如黄鹤,我就是没有碰见他。

    我都快怀疑关于他的印象和故事都是在做梦了罢。

    十月份,那天我回家特别晚,因为这天生意非常好,我心情愉快。

    仍然是电梯门快关了,我赶快叫了一声:“等一下。”然后,我跑着进了电梯。

    啊!电梯里竟然是他!

    我高兴的好像在做梦:“宝贝,我找得你好苦!你究竟跑到哪里去了?” 我伸出手去搂他的肩膀。

    可是,他面无表情的推开了我的手:“你认错人了,我不认识你!”

    我呆住,我觉得不可思议,他说不认识我?

    “宝贝,你是不是生我的气了?我一直都在找你,可是,我没有你的住址,没有电话…我只有希望在电梯里能够见到你…”我急切的解释。

    “我真的不认识你,你真是好笑!”他面带愠色,不屑的白了我一眼。

    我现在脑袋完全不好用了,我不知道他的话是什么意思。

    我没有这样的感情经历。

    我只是发愣。

    第十层,门开了。他走了出去,连头都没有回。

    我浑浑噩噩的回到家,我傻傻的坐在床上,我的心里一阵糊涂,一阵清醒。

    我只是知道,他不要我了。

    我的心非常痛。

    可是为什么?

    我究竟哪里错了?

    我想了一夜我也弄不明白。

    第二天晚上,我又碰见他了,我们两个人在电梯里,没有别人,他低垂在眼帘,看着自己的脚尖,他仍然和从前那样,把我看成了空气了,我看见他这个样子,我没有开口对他说一句话。

    后来,我在路上看见他和一个女子拖着手在逛街,那女子的肚子已经高高的隆起了。

    我心里终于明白了。

    我和他的那个故事,其实是个虚构的故事,没有可能来到现实。

    当我看见草叶上的露珠,在太阳的照耀下,逐渐消失。

    我知道,这就是我和他的爱情。

    现实中,确实是非常麻烦。

    所以,他就是不愿和我现实,然后,假装不认识我。

    后来,我竟然一次也没有再见过他了。

    自始至终,我都不知道他的名字,他的家庭,他的一切…

    可是,我竟然爱过他!

    人真是奇怪的动物!

    什么都不知道,就如此的爱了!

    其实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,爱情总是只针对人,不针对事。 我有时候想起我和他的这个故事,不要说别人,就连我自己,都不相信。

    但是,我又觉得,我只是做了一个梦,梦醒了,他消失了。

    我非常困惑。可是,我知道,我是真的爱过这个人。

    我不知道他现在在那里。

    可是,我没有忘记他。

    因为,那份爱情,是真的。

    我记得心痛的感觉。

    是那么真切。

    事如春梦了无痕……

    昌硕内荐官网:www.51yotn.com


    目前不允许游客回复,请 登录 注册 发表言论。